欢迎来到滑县党建网
  
发布日期:2017-06-05  

齐尚山,男,中共党员,47岁。1969年齐尚山出生在老店乡齐寨村一个普通农民家庭。1986年齐尚山到滑县食品公司工作,198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91年到滑县烟草局至今,工作中他勤奋努力、乐于助人,本不富裕的家庭在他和爱人的努力下,日渐有了起色。“吃水不忘挖井人”——日子逐渐“好起来”的齐尚山没有忘记过去经历的苦日子,无论是“金秋助学”,还是“爱心捐款”,每一次单位组织的公益活动,齐尚山总是积极地参加。

2016年1月,在滑县烟草专卖局(分公司)“早赢脱贫攻坚战,我为家乡做贡献”的浓厚氛围影响下,齐尚山同志第一次走进扶贫村。

第一次走进扶贫村,他便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:贫困户张广兰,老年丧子,破旧不堪的房子里住着祖孙三代,孙女在滑县烟草专卖局(分公司)的帮扶下去年刚刚上大学,而年幼的孙子却被重病缠身,这一切的一切都深深的揪着齐尚山的心。

今年2月,不幸却也降临到了齐尚山的身上,一次加班结束后,他腰疼的无法站立,被紧急送往医院后确诊为尿毒症,经过近三个月的治疗病情稍有稳定,他便主动要求回到了工作岗位,领导体恤他的身体状况便把他调整到轻松的岗位上,但他却多次向领导申请,要下乡和助贫队伍一起继续发光,最后,领导勉强批准了他的申请,临行前再三叮嘱他多注意身体,稍有不适就申请回来。

作为半坡店乡闫河屯村驻村第一书记,刚一报到,他便投入到工作状态中去,三夏帮扶期间,大家都劝他申请回去,可他毅然决然的选择和所有帮扶战士一起,和帮扶村的群众一起,迎战恶劣天气的挑战,协调作业机器、做好群众思想工作、帮助抢收,最终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帮扶村的三夏工作顺利结束,当人们都为这份胜利感到喜悦时,齐尚山却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,如果不是同事紧随其后,我们永远都可能不知道,他的脚已经肿的不像样了。原来,那些天,无论是酷暑还是狂风,无论是高温还是大雨,他都是忍着双脚的胀痛而继续工作,用他的话说,我得了这个病,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,我只想在自己可以走得动,干得了得时候,用我有限的力量创造出更大的价值!

俗话说的好“有啥别有病”,齐尚山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,而且日益严重,在巨额的医疗费面前,他让不忘困难群众,8月31日,想到孩子们即将开学,他主动到贫困户秦爱朵家里,为他们送去了1000元,他说,秦爱朵家里很不容易,两个孩子还等着上学。

一句“不容易”,道出了他对帮扶工作的热情,可是,身患尿毒症的他,就容易么?

“他肚子涨的已经不行了,女儿劝他去透析,他就是不肯,他说,透析了还得回县城,会影响帮扶工作。”齐尚山的爱人每每说到此处,总是会红了眼眶。今年11月19日,病情的急剧恶化让齐尚山不得不“听从”家人安排,到郑州进行治疗,谁曾想,这一去就收到了他人生的第一张“病危”通知书——尿毒症5期,双肾功能丧失,腹部积水严重,肺部感染。看到“病危”通知书的那一刻,齐尚山的爱人觉得“天都塌了”,好在,经过全力抢救,医生把齐尚山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。

医生建议,尽快做肾移植手术。“只要能救得了他,不管花多少钱,我们卖房子卖车把家里值钱得全卖了,也要想办法救他”齐尚山的爱人说,可是,在接受了“肾移植”这一建议后,又一个消息让齐尚山一家手足无措,齐尚山的血型为O阴型血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“熊猫血”,他的血可以救治所有人,可是,能救他的人却不多,能够配型成功的肾源更是少之又少。

当家人、亲友、同事都为这一消息而愁眉不展时,从“鬼门关”逃回来的齐尚山在病情稳定后,执意出院了。比这更让人心疼的是,12月初,带着透析引流管,他又回到了工作岗位,回到了帮扶群众身边

“单位给帮扶村同志捐赠的打印机还没送过去”“天冷了,不知道那几个重点帮扶户都咋取暖的”——他的心里,装的满满的都是帮扶村的群众!当大家都劝他回去时,他却再一次说起那段话——我得了这个病,自己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,这么多年,父母养育我、组织培养我不容易,我只想在自己可以走得动,干得了得时候,用我有限的力量创造出更大的价值!今年五月十九日刚透析结束,我随开车准备回工作岗位上,妻子的的眼圈红了,在回闫河屯的路上,有十几天没回家看八十岁老娘了,顺路看看老娘吧,看见我胳膊上胶布,老娘问刚透过析吗。我说是,老娘哭了,说了声儿注意身体。

人常说“好人终有好报”,祈愿,上天能多一些怜悯,让合适的肾源早日被找到。愿好人,一生平安。

版权所有:中共滑县县委组织部
管理登录

豫公网安备 41910402000024号


您是第 位访问者